大家都在搜

面对疫情,互联网是制造业提振的强心剂吗?



  

image.png

 

  短期来看,疫情的发展对企业在线化采购渗透率的提高是一种有利因素,就长期而言,产业互联网平台的壁垒建立还应以供应链管理为核心价值。面对十万亿级工业品市场的规模而言,采购在线化仍只是处在初级发展阶段。因此,我们认为,疫情利好企业在线化同时,平台更应着重所能解决的供应链问题:如何快速保障短缺物资的供应。毕竟在面对制造业恢复生产的硬核要求时,增加供应才是根本。

  1月31日,国家统计局公布“2020年1月中国采购经理指数运行情况”,其中制造业PMI为50.0%,低于上月0.2个百分点,降至荣枯分界线上。2月3日,公布财新中国制造业PMI为51.5%,低于上月0.4个百分点,连续两个月下降,为2019年9月以来最低。据各自采集口径,统计局数据截至1月20日,财新数据截至1月22日,两者均在1月23日疫情影响下武汉封城之前,之后全国各大城市进入疫情警戒状态。

  

image.png

 

  在疫情与春节叠加影响的客观环境中,制造业PMI综合指数计算的五个扩散指数:订单、生产、雇员、配送、存货,或将迎来异于常态的挑战。以防疫物资举例,订单需求旺盛但与之关联的雇员不足、生产暂缓、配送滞后、存货短缺等问题也相继出现。在这些所有相关要素中,企业用工正逐渐恢复,疫情物资物流得到了一定的畅通,但整体对制造业企业来讲,物流、原料仍是企业开工最主要的约束,特别是物资短缺更甚会引发制造业发展瓶颈的系列问题。正如震坤行创始人陈龙所认为的那样,“制造业是基础,如果不能确保正常的生产,很快将会由目前的防疫物资短缺演变为全面物资短缺”。

  扩展来说,“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与制造业相关的物料供应成为各领域生产开工的最大痛点。与基建行业所具有的可延迟性需求相比,制造业特别是工业品(MRO及生产性物料)的使用几乎是一种及时性需求。房地产可以为未来一直存在的需求而买单,而工厂的运作只能为当下的需求而买单,开工率降低,需求无法满足,只能出局,受让于其它供给方。

  那么面对疫情、订单旺盛的事实,制造业当前面临的是供不应求的局面。制造工厂如何解决原料供应?以B2B为代表的产业互联网模式能成为目前我国制造业提振的强心剂吗?

  面对疫情,企业间在线交易模式的大幅应用对于制造业的采购部门来讲其便捷之处有很多,比如商越科技在《疫情下,采购人需要应对的十大挑战》一文所指出的那样,运用互联网工具进行在线化、数字化的采购方式可以为供需双方及流通环节所面临的十个不同问题都会提供一定的触点方案。但制造业恢复生产的核心是物料供应,从供应链管理角度来看,更加偏重采购侧供应链,而采购侧供应链的主导权在于以传统专业采购人为代表的采购部门,该类群体的理想构成是需要身经百战、经验满满的采购人。

  

image.png

 

  所以,与传统线下流通模式相比,企业间在线交易模式即B2B平台的确可以为供需双方提供更加便捷的寻源路径,并且能提供一定的风险可控。但平台是否具有精准匹配供需双方的能力,平台是否具有某些细分领域SKU可观数量,平台是否具有完整的线上、线下融合技术更会成为考量以互联网等相关技术打造的工业品产业互联网平台的重要标准。

  时至今日,当我们在提疫情对产业互联网影响时,默认类比当年‘非典“之于淘宝、京东商城那样,创新了一种新的购物时代。但产业互联网的企业主体与消费互联网的个人最大的不同则在于购买物品时,企业主体会具有更负责、更严谨、更全面的决策逻辑。所以这次疫情的扩散只能成为产业互联网平台得到继续关注的助推剂。企业采购在线化、品牌商及传统线下渠道密集上网等动作会有一个大幅度的完成,从而企业在线采购或者说工业品线上渗透率会有一个非自然性的快速增长。

  

image.png

 

  但根据《中国新一代工业品电商的趋势展望》(阿里1688&贝恩公司)披露的工业品线上渗透率数据来看,目前仅为~2%,预计2024年达到2.3万亿规模,渗透率为~5%。可以得出,面对十万亿级工业品市场的规模而言,采购在线化仍只是处在初级发展阶段。因此,我们认为,疫情利好企业在线化同时,平台更应着重所能解决的供应链问题:如何快速的保障短缺物资的供应。毕竟在面对制造业恢复生产的硬核要求时,增加供应才是根本。

  

image.png

 

  那么当我们试图回答“面对疫情,互联网是制造业提振的强心剂?”时,不妨假设,倘若以互联网技术为代表并融合各细分产业诞生的产业互联网平台如果真的能运用系列先进的技术管理快速的满足制造企业柔性制造需求,并且通过平台力量构建出一套以行业为单位的完善制度,去不断的琢磨形成构建生态环境,将复杂的制度及资源在生态主的协调下通过价值牵引、平台手段,进行多资源全局化的优化,能在不同的客户需求时进行自如调用生态内物流、资源等供应商资源。想必这样的互联网公司或者说产业互联网平台才能真正成为推动中国制造业创新发展的重要基础力量。

  参考资料:

  侯宏:《产业互联网生态启示录:在复杂环境中识别正确道路》

  陈勇冰:《2020新型肺炎疫情后,MRO工业品电商迎来新机遇》

  邓恒进:《口罩等防护用品短缺,采购侧供应链值得反思》




上一篇:传说中的“宝马租赁公司”:先锋租赁了解一下
下一篇:返回列表
中国签证申请服务在越南启动
古代西安唐式服饰秀
中国的铁路网络跨越13.1万公里
紫禁城让人们感受到更多的呼吸空间